二也长腿毛

我的妈也

失婚者联盟(5)

谢谢大家鼓励,虽然作者仍然不会吃药。

爱你哟

阅读愉快!

PS大家真的能get到我的梗嘛,好怕我的脑洞太大,大家看文的时候笑不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太顺了。实在是太顺了。

顺到什么程度呢,首先神盾局没找过他们,一个探员也没有,连路边盯梢的那种都没有。朗姆洛和艾瑞克反反复复检查了三遍,难以置信,自从搜过上一间屋子没找到人后,所有的人都放弃朗姆洛了?F**k,老子还是冬兵男朋友呢?!意思一下都没有的吗?!

其次,我们知道这屋子里除了睡沙发的叉爹,还有和小绿魔挤一间卧室的洛基。“阿斯加德人™死光了吗?”艾瑞克已经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整整三天了,那个绿油油的顶着两个角的gay佬(—艾瑞克)每天都穿同一身衣服,还™每天都要霸占浴室整整三小时。除了每天下午三点都要喝下午茶,哇哦,他还在追spn!这么喜欢兄弟情吗?当然,和他粘一块的小绿(小绿魔,please。—Harry Dean Osborn)也好不到哪里去,男人的勋章是伤疤不是**的三件套加须后水!(那你也别再用老子的了,行吗?—朗姆洛)还有别再动不动就瞪小鹿眼,这里没有你的小男友,没人会哄你的!(朗姆洛把你的手从他肩膀上放下来,你不用安慰他!)

当然,艾瑞克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他也喜欢“兄弟情”。所以,每到饭后时间,在厨房洗碗的叉爹总会随身常备加特林,以防客厅里两个年纪稍大点的(大了不少吧?—贱贱)“男孩”因为SD还是DS斗起来,当然先动手的肯定是艾瑞克,要想说过银舌头没那么容易,就算你哥哥曾夸过你是“口头功夫”真不错也不行。小绿(小绿魔,please。—Harry Dean Osborn)还是个乖孩子,一般不参与,不过他好像站DC,算了算了,随他们去吧。

漫长的一天中,朗姆洛包圆了所有家务。除了小绿(小绿魔,please。—Harry Dean Osborn)会主动洗掉他的杯子,其他人根本就别想了,各个生活九级残障。怪不得要拖老子下水!又到了人生导师朗姆洛的思考时间(是的,他正在洗碗。),他边注意客厅,边回想过去的两星期。等等!两星期过去了!

两个星期,十四天啊,三百三十六个小时啊!竟然没有一个正主找上门!那群小兔崽子不会真的分手了吧?!不对啊,抢王位的那时候没分,搞破坏的那时候没分,神盾局倒了就分了?!**的,敢情楼不是砸老子身上,是砸他们和小男友们的脑袋上了!

朗姆洛越想越激动,狠狠拍一下洗手台,转身冲向客厅,那群兔崽子到底在干什么!也不知道是想的太入神了,还是真的年纪大了,朗姆洛没有注意到客厅里安静很久了。


那么,发生了什么呢?


房间里站着一个蜘蛛侠。


哦豁?!看不出来啊,Peter Parker 年纪虽小,但是开窍早啊。叉爹刚想老泪纵横一下,却发现小绿的表情不对,洛基的匕首背在身后,艾瑞克也进入了战斗状态。


用一个老掉牙的比喻,现在掉根针也听得见。朗姆洛一时间下意识的准备掏枪,却发现他穿的家居服,接枪的那个小崽子也不在了。


场面一触即发。但是,蜘蛛侠脱掉了面罩。


乱蓬蓬的棕发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还带着稚气。还带着稚气!这还是个孩子啊,怪不得小绿表情不对,自家男朋友还是认得出来的。这不是蜘蛛侠啊,Harry Osborn 有两个,这全纽约都知道,Osborn姐妹花嘛,但是什么时候蜘蛛侠也有两个了?朗姆洛一边走上前,一边张开双臂,进入了哄孩子模式:“Kid,你是谁?这儿不适合你来。”

看上去被吓到的小男孩一时间有些慌乱又无辜的望着小绿魔,咬着下唇不说话,活脱脱就是个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气氛一下子就不对了,甚至响起了经典的琼瑶bgm。实不相瞒,在场的所有的年长男性一时间都脑补出了一场大戏,奥斯本总裁玩弄个小男孩啦,负心汉抛弃旧爱找了新欢啦,小男孩只好扮成新欢的模样来讨欢心啦。好吧,两个礼拜很闲的,总不能一直看兄弟情吧。

小绿魔实在被瞪得没办法了,他撩了撩刘海:“Tom,你怎么找到我的?你哥呢?”

实锤了,新欢旧爱!艾瑞克一下子松下气来,大刺刺地卧倒在沙发上,拍了小绿魔一下:“可以啊,小绿~”

失婚者联盟(4)

做人要冷静,遇事要镇定。被蛛丝绑在墙上的人生导师朗姆洛晕乎乎的想,这句话必须刻下来!

凌晨四点,朗姆洛被捆半小时,终于,在这条不知名的小巷里来了个人。

他踏着踩点所有歌的模特步,一头长发飘逸,在背后的车灯下,手臂闪闪发光!

哦哦哦哦,是那个W开头的人吗?

对不起,那个人是洛基。九界第一公主难道不是长发吗?步子不够踩点?闪闪发光也没错啊,都说了车大灯了。

当然,公主殿下毕竟是阿斯加德人,不开车。那么是谁在凌晨四点用车大灯闪瞎了朗姆洛的眼呢?

小绿魔呀,艾瑞克还在倒时差呢。也就这两小公主能因为没地方住偷偷跟了朗姆洛一路,在碰到蜘蛛侠时躲起来,哦,还搞了辆车。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朗姆洛才被放下来,他还没说话,小绿魔就先哔哔上了:托比的网和安德鲁的不一样啦,我熟悉的是老二啦……

“等等”,洛基优雅的挑了挑眉,“老二?谁的——”

手腕隐隐发麻的朗姆洛一把捂住邪神的嘴,再讲下去,这篇文就不是全年龄向了。

内心一片凄惨的朗姆洛甩了甩被洛基咬痛的手掌:“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好解决,但要带着你们,不行。”

小绿魔不亏是奥斯本集团继承人,念头就是转的快:“找我哥呀。”一轮明月正巧露出厚厚的云层,一时间,生活有了盼头。

哦对了,这儿有个有钱人。朗姆洛不经暗搓搓的想,要不是老子的账户被冻起来,哪还轮到要靠这小屁孩才有房子。

在一边装睡的艾瑞克终于忍不住了:“你们tm都是傻子吗?找他哥哥和找复联有个p区别!他哥哥这时候家里有谁?!蜘蛛侠!”

老年人就是健忘啊。月亮又被云层遮住了。

“作为雇佣兵,你这等蝼蚁也应该有安全屋才对。”真不愧是二王子,除了挑男人的眼光乡村了点,其他都是一等一的好啊。

艾瑞克沉默了。尴尬是今夜的纽约。

凌晨五点,另一个不知名的安全屋。再绕了一堆弯弯曲曲的弯子,再徒步走过宛如山竹经过的小道,穿过一片片小树林后,几个反派终于有了落脚点。

小绿魔还是个半大小子,身子又弱,到了地方就昏昏沉沉的趴下了。洛基也好不到哪里去,被他哥养的太好了,到还能端端正正的喝茶?(你的茶杯哪来的?—艾瑞克)

朗姆洛虽然毁了容,但身体内的半只血清还起着作用,他倚着沙发脚看艾瑞克翻冰箱,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

那个兔崽子也是,冰柜里出来后回宿舍养几天就会翻冰箱,只不过他找的都是甜点。什么牛奶啦,什么李子啦那种娘兮兮的东西。

“再娘兮兮的东西还不是蝼蚁你给他准备的。”洛基轻抿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开了口。

失算!朗姆洛万万没想到啊,他已经老的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你tm就是个老不死的,先管管的别的吧。”艾瑞克提着啤酒扔了一罐给他,接过了话茬。

“*********!”朗姆洛彻底怒了,“你们****怎么*****!我***!”一通发泄后,他下了最后通牒:“别再
开老子玩笑了,要不然你们明天早饭都没有了!”

谁说一个男人要掌控全局一定要有钱,有一手好厨艺就行。

艾瑞克咕嘟嘟喝完啤酒:“我先睡啦,你们慢慢聊。”瞧瞧把孩子吓得,脏话都不说了。

洛基轻轻哼了声,优雅得站起身来,拖着熟睡在沙发上小绿魔也上了楼。

朗姆洛坐在地上一口一口喝完剩下的啤酒,突然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间屋子虽然两层,但只有两个房间,艾瑞克一个,洛基和小绿魔挤挤能睡另一个,那么老子睡哪?!

“艹”,叉爹爹叹了口气,和艾瑞克一起睡肯定会被那个小崽子压死,再说了,他不是傻子,去摸一个雇佣兵的房间,就是找死。

沙发吧,还能咋办呢。


失婚者联盟(3)

屋里一片狼籍,准确的说,屋子里的一切已经远超狼藉能概括的范围了。
所有的抽屉都被拉开了;所有的柜子里空无一物——东西都在地上呢;所有的垫子都被划破了,羽毛洒满了一地,说真的,划垫子的那个是sb吧,哪个反派会藏在垫子里!

朗姆洛很生气,后果,当然不太严重啦。一个无权无势还没有钱的毁容反派,除了换个住所,他还能怎么做呢。

内心一片凄惨的朗姆洛浑浑噩噩的跟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死侍回了他的家。对,直男贱贱和他女朋友有个家。更关键的是什么,他女朋友怀孕啦!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朗姆洛又要当爸爸啦!

咳咳,教父,教父。

当天夜里,朗姆洛就失眠了。

当然不是因为要当爹的喜悦啦,他是被吵醒的。你知道怎么边跳钢管舞怎么边**吗?他现在知道了!你知道死侍的**有多大吗?!他现在知道了!你知道……别说了,太刺激了,再说下去,这篇文过不了审。

你知道凌晨三点的纽约吗?朗姆洛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忽略了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凌晨三点出来租房子的。

新晋流浪汉朗姆洛想了很久,他在某条无名的小道上徘徊了很久,终于从胸口最深处掏出了那个他一直没用的手机。

哦哦哦哦!他要打给谁呢?!

别想了,不是那个W开头的人,也不是B开头的,他们就是一个人!

朗姆洛叫了个外卖。

凌晨三点!又冷又饿!还有谁比外卖小哥跟贴心呢。

这就是蜘蛛侠遇见朗姆洛的全过程。

是的,简直了,蜘蛛侠!蜘蛛侠在凌晨三点给我送外卖!

天呐,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朗姆洛内心在咆哮,能!不!能!给反派一条活路!

不能。对面那个蜘蛛侠其实没认出他来,因为今天轮到老大夜巡,知道了吧。托比是个穷学生(?铁人皱起了眉头),他为了向心爱的Harry求婚,正在拼命赚钱买戒指。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他要在凌晨三点送外卖的事实。至于制服,夜巡是干嘛,从某地到某地,这个送外卖冲突吗?不呀。

朗姆洛先回过神来,他伸手接过那堆外卖,付过钱,转身离开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当然不,朗姆洛在蜘蛛侠转身的一瞬间掏出抢来,上去就是一梭子,反派还要付钱?!
TBC

草稿

遇见了一个人,就一眼,留不下什么印象。

但像根刺,卡在心头,

动不动的,

痛一下。

没什么感情的爱无能患者,和一个正常人一起生活。她不懂情感,靠看书来摸索人类的情绪,来伪装自己的正常。他和正常人一样,能笑能哭,能读懂空气中未完的话。他们就这样生活了一年,后来,他遇见了一个女孩,结了婚,生了孩子。她一直没能感受到爱,所以孤独至死。

没什么关系,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

求婚这件事还没完(所以一发完不了)

算是个后续?

正文:
Rumlow是在度蜜月时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小崽子在得知自己已经结婚一个月后速度的订了机票,拽着屁股还没坐热的rumlow来到了意大利博洛尼亚,一头扎进了披萨和意面的海洋。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小崽子的情商突然被点满,宛如布鲁克林一枝花重新上线。

一路上甜言蜜语“宝贝甜心”不离口,想要啥撅个嘴立马给你准备好。更不用说下了飞机才发现这家伙连酒店都订好了:总统套房,所有的摆设都透着不差钱的气息。

“Rum,快点我们要去迟了,这家店超挤的,预订了都不一定有桌。我知道你最喜欢玛格丽特披萨,点了俩呢!”

有诈!Rumlow不是说不开心,相反隐隐有种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但是!特战队长内心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个问题:
第一,钱从哪里来的?不像cap,神盾局给他存了七十年的补偿金和老兵补贴,冬兵的身份现在还处于半公开状态,自然没有那么多补贴。而反观自己,作为一个勤劳的反派,确实有很多钱,但那些账户在跟着小崽子“从良”后都被冻起来了。
那么这一路上的头等舱,总统套房,一看就付了大价钱的晚餐还有小崽子身上穿的西装,tm的到底从哪来的?更别说求婚时的戒指了,那tm可是定制的!Nick Fury是出了名的抠啊,这钱肯定没法报销,难道是花呗替他付的?!

第二,小崽子在机场美国队长离开前还在抱怨,依旧不会看气氛说话,到底是什么让他在两分钟后直接掏出戒指下跪求婚的?你求婚之前还会抱怨求婚对象吗?!三流的编辑都不敢这么写。

所以,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小崽子藏起来没说的。

神探Rumlow咧嘴一笑:“好的宝贝儿,爹地这就来。”看老子套出你的话来!
TBC

关于求婚(一发完)

致力于把所有人都写成无脑恋爱(⑉°з°)-♡

正文:

“你说过一定可以的!”Bucky难得强硬了一次。

“哦,老冰棍二号,你要知道这回不是cap的错,虽然他之前确实让你男朋友炸了。这只是运气问题。”Tony放下手中的咖啡,无视了Steve叫他少吃甜的的大呼小叫,敏捷的选择了一个奶油甜甜圈,从bucky手中。

Bucky彻底愤怒了:“这是我买给rum的!还回来!”

“恕我直言,今天你的rum走掉了,而且他肯定不会回来了,起码是今天不会。但是!这盒甜甜圈今天不吃,肯定会坏,所以我在帮你解决问题,鹿仔。”

Bucky一时间有些懵逼,他下意识地想喊rum,但转念就想到Rumlow已经在前往叙利亚的飞机上了。他忿忿
地闭上了嘴,沉默的转身就走,当然也没忘了带走那盒甜甜圈,Rumlow走的这一个月里,他还要化悲愤为食欲呢。

事情的起因和所有三流的编剧写出来的泡沫剧一样,他和rum因为一件小事争吵了,Rumlow转身就接了个一个月的外派任务。

好吧,这件小事其实不算太小,Bucky想和Rumlow结婚,认真的。

毕竟两个人一旦相爱总想着找些什么东西来证明,更何况Bucky是十分认真的想和Rumlow结婚,然后两个人待在一起一辈子,随便谁的一辈子。

但是Bucky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听Steve瞎出主意把戒指塞在蛋糕里,那种四十年代的浪漫只对吃东西细嚼慢咽的淑女有用,对于一个浑身是汗刚出完任务的大汉,显然无效。

所以在送去医院洗胃之后,Rumlow下来病床就给Fury打电话要任务。他的原话Bucky还记得清清楚楚:“给那个小崽子一段时间清醒清醒,还有让他离美国队长远一点!”

现在重新把时间拨回现在,今天Rumlow要回来了。看着明显比过去一个月都要精神的发小,陪着Bucky来机场的Steve感觉自己在看一条主人要回家的哈士奇。

Rumlow一下飞机就看了Bucky。毕竟整个机场里没有比一个穿着件粉红色的halloKitty的体恤,傻乎乎的活像思春期少女的彪形大汉更显眼的了,还有他黏黏糊糊的发小那头金发。

当然,Rumlow还是惊讶于Bucky的变化。看来这一个月,他真的变了很多……个屁呀!

说好的茶不思饭不想呢,说好的憔悴呢?!那胸肌都快赶上雷神了,还有那脸,什么碧眼,什么白净的小脸,小脸是被踩扁了吗?!

Rumlow按捺下怒气,算了算了。毕竟他累死累活的完成任务,就是为了Fury给他和Bucky拍个婚假,是的,谁说Rumlow不想结婚?虽然见到那枚戒指的地点不对,但Rumlow从没想过拒绝呀,他只是害……不,是需要些时间。说真的,他自己也备了一对铂金戒指呢。

但是rumlow还算不错的心情在正式走到Bucky面前时彻底的没有了。趁着两个老冰棍在说话,Rumlow一个玩心悄悄的走到Bucky背后,正准备给他个惊喜,就听到Bucky正在向Steve抱怨Rumlow的无情,什么转身就走啦,看都不看我啦,还把戒指带走啦,任务期间都没有每天给他打电话啦……打住!

傻子还是个傻子,事实证明,时间拯救不了傻子。但再怎么说这个傻子也是自己家的,Rumlow硬生生挤出个微笑:“Bucky!”

Bucky一脸慌乱的转头,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对面的Steve则快速的后退了两步:“我还有事!我先……”

“别啊,Steve你刚刚还说今天你都有空的!”Bucky突然的辩驳让气氛往尴尬里更进一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不了不了”Steve的求生欲明显很强,他甚至掏出了手机“Tony给我发短信了,我今天要和Friday一起吃午饭,就这样,先走了先走了。”

Rumlow一脸好笑的看着Steve离开,拉起Bucky就往前走。

他拉了拉,没动;又拉了拉,还是原地踏步。

明明该是老子生气吧。我都把戒指拿走了,他还看不出来。_(:з」∠)_看来Rumlow也气的不轻,都开始在脑内发颜文字了。

当多年的管理员经验使得Rumlow不回头都知道后面肯定是一张委屈的买买买脸,于是他放手径直往前走了两步。

没有脚步声跟上来,这个兔崽子。

他深呼吸两口气,转身打算开骂:“兔崽子!你听好了!你……”

声音被堵在喉咙口:Bucky单膝下跪举着戒指,涨红了脸等着他。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想法在Rumlow脑中翻腾:小崽子又去买了一对戒指啊;到底谁会穿着粉红halloKitty求婚啊;要是我不转身兔崽子要怎么办啊;神盾局的机场也是人来人往的啊!!!

他叹了口气,“你个傻叉,我早就答应你了。”他伸手牵起Bucky,向他展示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们已经结婚一个月了。傻仔”


失婚者联盟(2)

这个是很久之前写的,拿出来乐呵乐呵。

当然,朗姆洛是在骗他们,一个罪犯连TM的出门都要躲躲藏藏,还tm的能和在神盾局的男朋友保持联系,用什么?心灵感应吗?

但是,洛基之所以叫邪神,不仅仅是因为他有条银舌头,还因为他能看出别人有没有撒谎。

朗姆洛内心:滚吧兔崽子们!爹地真的没时间和你们玩过家家酒。

洛基内心:我赖定你了,就这儿不走了!等着我哥哥来找我!

事实上,就算大家内心一阵火花,但是屋内持续着死一般的寂静,直到小绿魔开口:“可是,你男朋友不是和美国队长搞上了吗?”

阅读空气难道不在贵族教育里吗?!一时间三位相对来说更成熟的男人大惊失色,尴尬弥漫在空中。

不过,人以类聚,哈利之所以能和彼得搞上,一大半功劳在于他的口活。当然不是你想的那个,我们这是全年龄,所以口活在本文就是银舌头。

哈利面不改色:“还是你换男朋友了?你又搞上了那个超级英雄?还是说,你其实一直就不喜欢冬兵?”

我们忽略前前段,哈利的口活和银舌头根本没得比,倒是碎碎念与开脑洞方面和小虫有的一拼。

是时候交给洛基了,邪神微微一笑,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我们住这儿给钱。按天算,每天100美元。”

“成交!”朗姆洛差点拍了大腿,不就是做爸爸吗?老子有的是经验!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没办法,谁让朗姆洛只是个普通反派呢。

一直没有动静的艾瑞克终于醒了,是的,他刚刚睡着了错过了一场大戏,但没办法这非洲美洲的时差不一样,调起来还挺费力的。听到能让他们住下,艾瑞克二话没说转身就进了卧室躺倒在床。

是的,他和朗姆洛真的是老熟人,这地还是他帮忙找的,这年头一起在非洲为非作歹还全手全脚的活着回来的反派真不多,打出来的革命友谊哦。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艾瑞克会带着邪神和小绿魔来到这小破公寓。你看,一切有理有据,根本不是作者为了凑cp而把他们强行拉到一起。

当然,你问为什么作者的存在感这么高,因为屋子里除了他们四个,还有一个人----让我们隆重欢迎本文唯一的直男死侍!

贱贱待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应雇主的要求,他要和人一起出任务,还记得一开头朗姆洛为什么要开门吗?因为他以为敲门的人是死侍。

很可惜,贱贱来晚了,而且他没有走门。作为一个很super但不hero的雇佣兵,他走了窗。当他翻进来看到沙发上的那几位时,他敏捷的拍照上传了推特,是的,这个网站既存在又不存在。

感谢现代科技!

朗姆洛很快就要被迫结束躲藏,和他的男朋友相聚了!

当然,现在一切还没发生,反派们还好好的坐在沙发上。小绿魔甚至在打电话,哦,他还有个公司要管呢。

嘿,现在该哥上场了!贱贱一个猛扑直接抱住了朗姆洛:“大叔,你的脸和哥有的一拼,干脆组个队出道吧!就叫三个牛油果互*,怎么样?”

朗姆洛终于想起来他还有个人要杀,于是他反手抱住贱贱一个过肩摔,直接掏出了加特林:“不了,我tm还想过安稳日子。”

对于这一出,除了在打电话的小少爷手抖的差点把手机摔了,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哦,其实没有其他人,只有洛基,他还在喝茶,该死的贵族教育!艾瑞克正在睡,还记得吗?这个小破公寓真的只有五个人,再多也待不下了。

房租要收,别的钱也要挣,这就是为什么朗姆洛在五分钟以后跟着死侍出门的理由。

感谢命运!

他将和他男朋友擦肩而过了!这也意味着神盾局又一次扑了个空。

什么?你问那三位大佛?哦,省省吧,人家是合法公民。更何况洛基本人还会隐身。

当然神盾局与所有的资本主义官僚机构是一样的,当晚朗姆洛带着披萨回家时,发现屋子里一片狼籍也相当正常。

失婚者联盟(1)

恶搞,恶搞,恶搞!
作者疯了!
不吃药!
cp有冬叉,锤基,虫绿,虫绿,荷兰傻(?),双豹,还有可能出现的盾铁。
阅读愉快!


朗姆洛在开门时被拦了下来,准确的说,是被堵在了门内。

原因很简单,邪神洛基和小绿魔在外面。一般来说,碰到这些人,基本离死不远了,正常人基本上见了就跑。

但朗姆洛不一样,他好歹也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反派,他只是反手把门关上,冲着那可怜的门打光了一梭子子弹,然后,对,朗姆洛总有计划,他撒腿就跑。哈,战略性撤退,懂吗?

可惜了,窗口守着艾瑞克,对,那家伙万里迢迢从非洲跑来了,不顾他哥哥千方百计的挽留,从tm的皇宫跑到了纽约这个小破公寓,还tm的守在了二楼的窗口。

朗姆洛震惊了,这tm世(zuo)界(zhe)疯了吧,什么人都来了。

但相比于并不怎么熟的门口那两位,同样有着非洲雇佣兵经历的艾瑞克要好交流一些,所以朗姆洛开口了:“你tm怎么会在这儿?和门口那两个一伙的?”

艾瑞克耸耸肩,咧开一口大金牙,反光差点闪瞎了朗姆洛的眼:“是他们坚持要去敲门的,我说了你肯定会翻窗户,但他们不信。该死的贵族教育。”

朗姆洛无法直视阳光下的那口金牙,毕竟炸过好几次了,身子骨各方面都比较弱,他一回头,就看见门口那两位已经坐在沙发上了,邪神甚至在喝茶!

“该死的贵族教育!”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到朗姆洛这个年纪也该看开了。

30分钟后,朗姆洛终于在成串的脏话和“我哥哥他xxx”“都是pete,要不是他xxx”中了解了事情大概:
他要做爸爸了。

啊不,这个世界虽然有神有超级英雄,有各种各样的外星人,但男人依旧不能让男人怀孕,更何况,他们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

正经来说,就是洛基搞事离家出走,顺便带上小绿魔打算征服纽约,结果遇上了在非洲待不下去而跑到美国吃汉堡的艾瑞克,在艾瑞克的倾情推荐下,找到了“监护人”朗姆洛。

朗姆洛万万没想到,他东躲西藏,隐名埋姓',还没三个月就被人找到了,还打算在他这里混吃混喝,岂有此理。

于是朗姆洛决定拒绝这些大龄儿童,他微微一笑,露出慈父般的笑容:“我不会让你们住下来的,毕竟你们得知道我只是工作关系而和男朋友两地分居,你们才是那些个因为性格不合而吵着要分手的小情侣。”

暴击×3
反派之间是没有情感的,朗姆洛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你们最好赶紧走,我男朋友很快就下班了,鉴于大家虽然不熟,但另一半却很熟,你们如果还想离家出走的话,从老子这里,滚。”

反派的六种(我见过的)类型及其代表。

机智

老林恹.:

1. 向死而生:为了自己理想中的新世界而打算毁灭现在世界。代表人物:黑晴明《阴阳师手游》


2. 统治世界:想通过某种手段(大部分是暴力)掌握世界。代表人物:伏地魔《哈利·波特》


    (事实上一和二有点相似之处?)


3. 复活某人:为了复活某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走上反派之路。代表人物: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文豪野犬》


4. 摆脱无聊:这一类型大多属于聪慧至极觉得整个人间都是金鱼几乎没人跟得上他。代表人物:吉姆·莫里亚蒂《神探夏洛克》


5. 得到关注:出于病态的嫉妒心理想通过杀死某人来获得某人关注或不甘于屈居人后。代表人物:欧洛丝·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皇后《白雪公主》


6.私欲:什么填饱肚子满足贪欲。代表人物:大灰狼《小红帽》


……没了,我人傻暂时想不到其他的。


顺便说一句个人认为第四种一般都是超级反派,构建得好是很难的。

转发这个灭霸,你看不顺眼的人将在期末门门挂科(。ò ∀ ó。)